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玄幻仙侠- 神洲寻仙路
神洲寻仙路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特黄特色大片免费视频_免费国产久久拍久久爱_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

地址发布页:

 第一章寻仙缘起

  神洲东部偏远的雄山,这裏苍松挺拔,青草葱翠,山间微风袭过,花香四溢,
馨香扑鼻,沁人心扉,擡眼望蓝天白云高山飞鸟,好不惬意痛快。

  山谷中,人迹罕至之地,时常有兇猛野兽出没。但此时竟然有一位少年背着
野猪,沿着林中稀疏的野花铺成的小路行走。

  这位少年看起来约十五六岁,身材到也健硕高大,比得上一般成年男子。大
概是久在山中居住,经常攀爬山路的缘故。

  该少年皮肤有些黝黑,但看起来很健康。野猪差不多和他一样高大,使得他
背起来甚爲吃力,小脸蛋也涨的通红。他身上穿的普通麻衣已经多处破损,露出
精壮的肌肤,和许多丝丝血痕,直到脸蛋上也有。这都显示了他刚才的狩猎是有
多麽的艰辛和多麽的惊险。

  我叫江宝宝,原本是这边远小镇一户富贵人家的独生公子,生活富裕。但自
从那死鬼老爹娶了那后娘后,美好生活就被打破了。

  后娘整日给我那死鬼老爹灌迷魂汤,然后把家裏的财政大权抢到手。待到死
鬼老爹一命呜呼后,后娘竟然和官府勾结,把我赶出家门,流落到这山中。

  幸好我幼年跟随武术师傅学习了一些拳脚功夫,整日靠打猎捕鱼爲生,倒也
活的自在。

  最近更是搭起了属于自己的小茅屋,地方虽小,但也有了一份属于自己的小
天地。

  接下来山中连续有几天阴雨,乘着最近天好,多打点猎物,以备不时之需。

  现在我得先赶到溪边,清洗一下伤痕。顺便把猎物处理一下,方便自己运回
家中。

  我气喘吁吁的背着猎物来到溪水边。清清的溪水潺潺的流着,像仙女身上美
丽的飘带。她七弯八拐地在大沙滩上像蛇一样哧哧溜溜地寻找什麽。小溪的水花
和沙纹搓揉出一些细碎的呢喃。

  放下猎物,我弯下腰,鞠起一把清澈的溪水洗把脸。溪水清凉,刺激的脸上
的伤痕阵阵隐痛,但也带来一阵阵舒爽的快感。

  接着我擡起头仰望下天空。蓝色的天幕上嵌着一轮金光灿烂的太阳,一片白
云像碧海上的孤帆在晴空飘游。丝毫看不出将要狂风暴雨的迹象。

  这时,我发现头顶似乎出现了第二个小太阳。小太阳的光芒越来越亮,把天
上的那颗的光泽都掩盖下去。我赶紧抱住脑袋,紧闭双眼,以免被这灼热的光芒
所刺伤。但这光芒一瞬而逝,天地恢複了往日的平静和祥和。

  感到四周恢複了正常,我不明所以,四处查看。在一旁的溪水边,多了一位
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的仙女。

  仙女正安静地躺在细腻的鹅卵石上,仙子娇躯似乎还四溢着圣洁光芒,我赶
紧上前查看。

  「这……这世间竟有如此美丽仙子」。

  我一见之下,只觉脑中轰然一声,天旋地转,口干舌燥,说不出一句话来。
世间最华丽的词藻都无法形容她的万分之一美好。

  她的降临把一切天地转化作空山灵雨的胜境,如真似幻,动人至极点。她虽
现身凡间,却似绝不该置身于这配不起她身份的尘俗之地「纵一苇之所如,淩万
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这是我所能想到的对她最美好的赞歎。

  仙女明眸紧闭,玉唇微张,似乎在娇吟着,「师傅,师傅」。并伴随着银光
落泪点点,令人心生怜惜。

  仿佛天地也不忍直视仙女的绝色容姿,刚才的晴空万裏,这时瞬间风云色变。

  翻腾的乌云,像千百匹脱缰的烈马,在天池中奔驰,跳跃:有的俯首猛沖,
有的昂首嘶叫,有的怒目圆睁扬起了前蹄,有的扬起鬃毛甩起了马尾。蹄一动,
踢起了万朵银花;尾一扫,扬起了弥天大风。

  我赶紧把仙女抱了起来,连在地上的猎物也顾不得,赶紧离开这裏,回到我
的小茅屋。

  仙子入怀,即使隔着仙子的素雅白衣,也能感受到她肌肤的细腻娇嫩。更是
闻到一缕淡淡的幽香,其香宛若雪山冷月,无可名状,生平闻所未闻。

  我不由心神一蕩,手脚发软,差点跌倒在地,把仙子甩出怀中。赶紧定下心
来,三步并成两步,一路小跑,抱着仙女回家。

  家建在靠近小溪,远离小山村的山谷中。这裏人迹罕至,没有人来打扰。

  到家门口,来不及放下仙女,我便用后背撞开了大门,把仙女平放在竹席上。
(自己的东西反正不心疼。)

  把仙女放好竹席上后,我便去煎汤药。独自在深山中,总得备点草药防身。

  纸窗外,伴随着狂风的呼啸,细雨开始点点落下。山裏的雨与其他地方不同,
有点怪,寻常地方,狂风席天,暴雨如柱。但在山中,群山的威压之下,再大的
急风也只有绵绵的细雨落下。而且一落就是两三天,甚至更久。伴随着透心凉刺
骨的寒。身体不好的人久住山中就会得急病,所以一般村落都建在山脚处,但我
无家可归,建在山谷中也是迫不得已。

  点起火苗,我寻些干枯的芦苇放入炉内。看着炉内不断攒动的火舌,一门心
思寻思开来。

  我从小就听阿嬷说过一些妖魔鬼怪,在深山中,有种妖狐就喜欢扮作绝色仙
女,专门引诱猎人上当。把猎人骗到无人知晓的地方然后吃掉。

  这仙女这麽漂亮,又在我旁边莫名出现,莫不是那妖狐。但她那圣洁的俏脸,
明显感到浓浓的忧伤,似乎又不像,妖都是欢乐豔丽的,可以来诱惑你。但此刻
她却使我充满怜悯。

  算了,不想了。就算被她是妖,被她吃了也无所谓,谁叫她漂亮呢。嘿嘿…


  绵绵细雨还在不停地下着,细细的雨丝织成了一张硕大无比的网,从云层裏
一直垂到地面上,远处黛色的群山,近处粉红的桃花,嫩绿的杨树,柔软的柳枝,
都被笼罩在这张无边的大网裏,这张网是春姑娘巧手织成的纱巾,盖在天地间,
技在群山上。

  我端着汤药走了进来,热气腾腾,烟雾绕绕。汤药烧好了,可仙女还在沈睡。
但妙容似乎平淡许多,给一种甯静緻远的感觉。

  把汤药放在竹席旁的凳子上,我便自己搬张椅子在仙女盘边坐下,双手撑脸,
支在大腿上。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仙女。

  当我的目光凝聚在仙女的娇豔欲滴的红上时,心裏就涌起一种前所未有的沖
动,想要冒犯她,想着虽然只是亲吻她的朱唇。只是对仙女做如此无礼的事,那
便等若破了她凛然不可侵犯的的圣洁和贞洁。

  我的心在天人交战,但身子却已经前倾。我有点黝黑的脸渐渐靠近仙女的俏
脸,肌肤也似乎感受到她的呼吸。

  但仙女悠悠然醒来,。那双清澈妙目直直地凝视着我,既惊且羞,似怨似怒。
幽暗的灯火映射在她的脸容上,晕光绚然,如雪夜花树,碧海珊瑚。那清冷淡远
的寒香丝丝脉脉钻入鼻息,如此悠远,又如此迩近。

  片刻之后,仙女又恢複了些淡然,悠悠轻歎,唤道:「能扶我起来吗?」

  我握着仙女的柔夷,扶着她慢慢起来。心裏一片激蕩,三魂六魄立刻散乱。

  仙女盘膝端坐,秀目紧闭的她宝相庄严,俏脸闪动着神圣的光辉,进入了至
静至极的禅境道界,没行半分尘俗之气,飘飘然而仙化。

  我一看之下,心神巨震,跪了下来,爲能目睹这景象感谢天恩。在她的圣洁
至下,我似乎又看到了已经逝去的阿娘,死鬼老爹,已经村裏的阿花。(哦,这
过了)。一串莫名的感动热泪由我的眼角泻了下来。

  不知过了良久,仙女仙唇突然喷出一口淤血。我吓了一跳,正想向前询问,
仙女摇了摇玉手,示意自己没事。她小息了一会儿,待到她俏脸红润,才从竹席
上起来。

  仙女走到茅屋门口,欣赏起这山中雨景。她只这样随随便便站着,但姿态之
美难以言语。

  我端起还有点热气的汤药,手足无措的站在仙女的后面,欣赏她那超凡脱俗
的仙意和遗世独立的娇姿。一股至善至美的气息围绕着我,使我欢欣雀跃。

  仙女有所察觉,转过头来。淡雅如仙的玉脸之美使我目旷神迷,但又给我恬
静平和之感。她清澈的眼神落到我身上,接着对我歉然一笑道:「对不起,刚在
想些事情,忘了你了。谢谢你救了我。」

  我还没有回答,仙女似乎是看到了汤药和我因滚烫的碗而红肿的手指,继续
恬然道:「端着汤药,不累吗,你看你手都红了。」

  我心头一暖,然后询问仙女:「仙女姐姐,喝了这汤药吧,对身体有好处。」
(我的武术师傅独门秘方)。

  仙女转过娇躯,然后玉指虚空一点,汤药从我手中腾空而起,飞到一旁的凳
子上。我看的心头一惊,莫不是千年狐妖?我命休以。(这当然是我的臆想。)

  但接下来,仙女却用她的芊芊玉手拂过我的手指。我的大手立刻冰凉起来,
红肿的手指也消退了。我惊奇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像变戏法一样,由红转白,又从
白变成正常的黄色。揉捏转动,感觉比以前更加灵活。赶紧谢过这位仙女姐姐。

  仙女神色恬然,只是对我微微一笑,玉口倾吐:「一点小戏法而以,还有我
是狐妖的话,你会活到现在?」

  我浑体一震,这不是我刚才自己心裏所想,她怎麽会知道呢?这仙女太厉害
了吧,我的双腿不住的发抖,并且往后轻轻的挪动,并把随手抓到的一根木棍捏
紧,一脸防备的看着她。

  仙女娇躯一转,将她的玲珑剔透和玉背对着我。只是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仙
女的面容由刚才的微笑淡然转爲深邃悠远。

  「师傅,徒儿该怎麽办?」仙女心境一向如止水般冰冷,但最近噩耗不断,
加之她身负重伤,剑道受损,心境比不了以往。刚才看见我那一脸憨厚的样子,
便想逗一下我,还不惜用起道门禁术窥心觉来。

  那傻小子(就是我)果然被唬的一愣一愣,现在还不知道该怎麽办。只是片
刻的欢愉过后,总有惨淡的现状需要面对。

  自从魔尊苍神锋修成绝世魔功,祸乱人间。七大圣地高手连出,付出惨痛代
价才将魔尊封印。谁曾料想这竟然是魔尊之计,他在封印中尽得圣地绝学,待到
破印而出,神洲在无可制之人。

  进来,魔尊整合魔道,大举进攻神洲正道,妄图搜尽天下秘籍宝典和法器,
以供魔尊参悟,来找到升仙法门。她的灵心仙门首当其沖。

  灵心仙门乃七大圣地至一,也是神洲仙门正道翘楚,灵心仙门秘籍紫霄升仙
录也被称爲最接近仙典的玄法。

  她天赋异禀,修爲惊人。自小就修行紫霄升仙录中最爲高深的紫霄太清剑典,
幼冠之年就以凝结剑心,以剑入道,道入仙境,被誉爲神洲第一女剑仙。又得师
傅圆寂前的醍醐灌顶,尽收师傅一生玄法,本以爲可以对抗魔尊。但直到面对魔
尊,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尽不能在魔尊手下走十超之数,她的那引以爲
傲的剑心也被击的粉碎。

  幸有仙门长老拼死抵抗,不惜献祭自己,使出天地同悲仙法,加之仙门至宝
时空梭相助,她才侥幸逃生。

  不过仙门已被覆灭,仙门重宝和秘籍应该也被洗劫一空。她的那些师姐妹也
不知怎麽样了,遇到如此如狼似虎的魔道中人,想必下场应该很凄惨吧。

  想到这儿,仙女一向清澈的眼神竟变得朦胧如薄云后的迷月。健美的娇躯止
不住颤抖,摇摇欲坠。我在后面也看出仙女的不妥,虽然还有些害怕,但还是小
心翼翼的询问着:「仙女姐姐,发生什麽事了,你没事吧?」

  仙女听到我的声音,正了正身心,樱桃小口轻吐道:「假如有个对你很重要
的人托付你一件事,但你却发现你完成不了,你该怎麽办呢?」

  这很难回答的,我该怎麽说呢,算了,回答点客道话吧。

  「仙女姐姐,这有什麽好想的。尽力而爲,问心无愧,你不做怎麽知道完成
不了。」

  话糙理也糙,但经不住一点就通的人点化。仙子姐姐明眸一亮,似乎放下了
什麽。

  是啊,她太在意师傅的嘱托了,有些事情患得患失,反而落了下成,一点也
不像那个英姿飒爽,杀伐果断的女剑仙。

  仙女想开了,对我露出笑顔,甜美的笑容比盛开的鲜花还鲜豔百倍。但我心
裏却一阵失落,手中的棍棒也跌落在地,我明显感到仙女做了一个决定,一个永
远离开这裏的决定,她要去实现那个嘱托。

  该死,早知就不这样瞎扯了。虽然和仙女姐姐相处时间很短,但她的一娉一
笑早已刻在我的心裏,使我难以忘怀。我想把她留在这裏,但终究是一阵幻想。

  「仙女姐姐,请问你叫什麽名字。」既然与仙女姐姐注定要分别,那麽不如
提前问些仙女姐姐的情况。它日,也可方便我的寻找。

  仙女姐姐微张玉唇,似乎想要回答,但又想到什麽,对我悠悠轻歎道「你就
叫我仙女姐姐吧,来,多叫几次。」

  是啊,现在魔尊横行,道消魔长,此去兇险万分,现在多听几次我的真程的
叫喊也是极好的。

  「神仙姐姐,神仙姐姐……」神仙姐姐笑如春风拂面,百花暖心。

  「那你叫什麽名字呢」神仙姐姐微微一笑,露出编贝般的皓齿。

  「江宝宝,」仙女姐姐秀丽的眉黛微皱「这是你的小名,你没有大名啊?」

  「大名是什麽啊,我不知道啊,他们都是只叫我宝宝。」我决定对神仙姐姐
撒个谎。

  「大名就像我这样,啊,小坏蛋,準备套姐姐的话了。既然你没有姓名,那
我就帮你取一个吧,江宝心,如何。宝玉璀璨,冰心玉壶。希望你纯真无暇,不
忘初心」。仙女姐姐的眼神露出前所未有的柔和的光芒。

  「仙女姐姐无论取什麽名字都是好听的」。我恭维着神仙姐姐,不过此时肚
子却不真气的咕咕响了起来。

  热一下剩余饭菜,我便大快朵颐起来,不过看到神仙姐姐正性质昂然注视着
我的狼吞虎咽的不雅食相,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神仙姐姐,你真的不用进食吗」?神仙姐姐摇摇头。朱唇带笑,神态甜怡。
她早就过了辟谷的境界,现在只以天地灵气爲引。「你吃就吃吧,不需因爲我不
吃而不好意思」神仙姐姐湫了我一眼。我顿时全身骨肉酥松,快乐无比。

  夜以深,外面骤风明显平静了许多,只是细雨还是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往
日此时,总会有刺骨的寒意透了进来,渗入我肌肤骨髓,让我感受到冬天的冷酷。
不过现在神仙姐姐在这裏,在她的身边,总有一股暖流围绕着我心间。

  神仙姐姐继续打坐,宝相庄严,仙气缭绕,圣洁漫天。我癡癡的在一旁默默
地看着神仙姐姐,伴随着不断地摇曳的烛光,眼皮沈重,渐渐的睡了过去。

  良久,仙女姐姐由坐定清醒过来,道伤好了差不多了,只是破碎的剑心一时
难以重铸,是到了该离别的时候。

  此时,天刚微亮,缠绵的细雨使得周围烟雾弥漫着,带来一种寂静空蕩的感
觉,使人心碎,只是我还趴在竹席上沈睡。

  仙女姐姐用她那芊美无瑕的玉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粗糙的面容,眼中尽显柔情。
片刻之后微笑道「小坏蛋,既然醒了又何必装睡。」

  我一脸尴尬的醒了过来「仙女姐姐,你这是要走吗?」仙女姐姐微微点了点
头。

  神洲正道覆灭在及,她实不宜在这儿女情常。「姐姐去办件事情,事情了结
的话,我会再过来找你这个小坏蛋的。」

  我心一急,追问道「我可以去找你吗,我到哪儿去找你?」

  怎麽可以,她修爲如此高深,亦无济于事,只能尽力而爲。那个小坏蛋从未
修行,就冒冒然前去寻她,恐怕连怎麽死的都不知道。何况即使寻到了她又如何
呢,到时她必然圣洁不在,甚至成爲魔教的囚奴,任人淩辱。还是永不在见的好,
你我短短的相遇就当一场梦幻,这样,也可以保持在小坏蛋的那份纯洁的仙姿。

  想到这儿,仙女姐姐难得对我面色冰冷,用几乎使我冻觉的话语对我说道
「你我还是不要再见的好,就当姐姐是一场梦吧」。

  说完就退出门口,準备离去。

  我立刻心颤神摇,面如枯槁,热泪盈眶而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仙女姐姐见不得我这样,芳心一软,似乎又想到幼年时,也是这样癡缠着师
傅,向她撒娇。只是师傅以仙逝,空留余音在耳间。

  人,活着,总要有希望才好。仙女玉手一挥,一本秘典出现在我面前。她柔
声对我说「这样吧,你学成的上面的道法,就过来找我。」仙女的话使我重染希
望「仙女姐姐,我去哪儿找你?」

  仙女姐姐走入雨中,一股气墙腾空而起,使得她的周围升起一道光洁白膜,
使得她更现仙意。气墙也把追寻的我轻轻的推回屋内。

  仙女越来越远,天地只留有她的仙音「你就一路向西吧,有缘一定在见。」

  「仙女姐姐,我一定会找你的。」我也在屋内拼命嘶喊,也不知道她听没听
到。

  我们能在相见吗?我不知道,一股热泪流了下来。……

  远方,仙女姐姐也把护体气墙撤下,任由山间小雨倾洒她身,头上修长乌黑
的秀发上小雨珠密集了起来。纯洁无暇的白色仙衣也渐渐湿透,将仙女矫躯展现
的淋漓尽緻。仙女毫不在意,她需要在最后的悠閑时光中放纵自己。

  和江宝心在一起虽然短暂,却让自己感受到和师傅在一起时的温暖。他对自
己的点悟也使得他的印记深深地刻在自己的道心上,使得自己对他依恋不止。如
果不是师傅的嘱托,说不定狠下心来和他长相厮守。想到这儿,她的俏脸擦的通
红,直透耳根,这也是她受伤前难以想象的事。

  算了,假如她能完成师傅的嘱咐,自当回来找那个小坏蛋,做他的小情人,
让他欺负一辈子。现在只能将他的印记压在最心底,只当自己撑不住的时候才会
灰想起来给自己支持。

  仙女伸出玉手,一股淩天剑气在指尖旋转,涌动。细雨也被剑气所牵引,在
她的周围行成一道涡流。片刻,涡流激散四飞,天地昼尽,一把利剑出。剑握于
手,天地彙聚成一心,万物牵机引,是爲剑心。

  仙女面色平淡,但浑身散发的剑气使天地淩然臣服,那个名动神洲的女剑仙
又回来了。只是她的剑有多处破损,仙女也注意到了,轻歎一声,飞仙而去,天
地归于平静。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